小 城 之 魂——織金考察散記

小城各有各的靈性和品味,不過有的給人印象深些,有的淡些。一個小城,你可能對它一見情深,但斗轉星移,歲月塵埃終會慢慢淹沒記憶。另一些小城則不然,牽手一回就難以忘懷,總想再撞著個邂逅的機遇。

《小 城 之 魂——織金考察散記》

織金縣城屬于后者。

1983年到1984年間,我在貴州日報駐畢節記者站當了近兩年記者,跑遍了全地區所有縣城,一直茲茲在念的惟有兩個:黔西和織金。

從貴陽去畢節,黔西縣城恰恰“卡”在中間。當年路難行,早上七點趕班車,下午四點左右方能到達,黔西縣是當然的“中間站”,吃飯歇息之后再動身。縣城外翁郁的小山下,藏著個水西公園,古剎古樹,古意悠悠。入口處還立著抗日名將陳明仁書撰的石碑。個中韻味,在別的小城難覓。

《小 城 之 魂——織金考察散記》

與織金的故事,又有些不同。

在畢節記者站,去過兩次織金。后來的國家級風景名勝區、中國最美旅游洞穴織金洞,那時剛被發現不久。畢節地區“三干會”在織金召開,參觀考察織金洞是會議安排的項目。洞里燈光和道路條件還很簡陋,走得又渴又累。父輩的故舊、地區一位領導同志和我開了個善意的玩笑,順手遞過一個軍用水壺。“呀!這哪是水?”烈酒的火焰突然直沖頭頂。那個魁梧爽朗的山東漢子咧開嘴笑了,洞中的風景一下子變得光怪陸離,如同無數星星,像是萬條河流,宛若不盡花朵,奔涌開放,竟相閃爍。以后,再沒去過織金洞,酒后的感覺,成了我對神奇洞穴的最終印象。去過很多洞穴,都找不到這種感覺。

《小 城 之 魂——織金考察散記》

那回,還走馬觀花看了織金幾處風景。魚山,山不大,忠烈宮、黑神廟,都小。拾級而上、曲徑通幽,登高一望,卻也能體味“柳暗花明又一村”和“一覽眾山小”的娛悅。保寧宮,人工修建的門樓,天然溶洞打造的殿堂,讓你想,只有在貴州,只有在織金,人和山融為一體,才有這樣神奇的鬼斧神工。

《小 城 之 魂——織金考察散記》

再一次去織金縣城,是為了采訪。在縣委招待所住了兩個晚上。朋友的朋友,一位中學教師請我上他家坐坐。路過財神廟,他仔細給我講了這座木結構古建筑的特點:“你看,這樓是不是前面看是四層,后面看是三層?要的就是前高后低的感覺。”“財神廟像不像頭坐虎,織金人從古到今都虎虎有生氣!”晚飯是在這位老師家吃的,端上來一盤宮保雞,話題自然又扯到33歲才考中進士出省、清代名臣織金人丁寶楨。幾年前還在川大讀書時,我就同成都、重慶同學有過爭論:“宮保雞到底是貴州菜還是四川菜?”聽說這事,老師憨厚一笑:“其實用不著爭。丁寶楨帶著一身織金人敢干敢闖敢擔當的脾性走四方,越多人喜歡這菜他不就越揚名?”

兩次織金行,我認定,織金這小城有自己堅強的魂,有自己獨特的人杰地靈,不可替代,不能復制。

世事難料,這以后,竟再沒去織金。說得出一堆理由,但我總覺得,不會同織金這么沒緣份。

機會真的來了。今年9月28日,主題為“促農旅文商融合,走旅游扶貧新路”的全省第十四屆旅游發展大會將在織金舉辦。作為會前準備的一個咨詢項目,我參加文化專家考察團,又來到了織金。

一別幾十年,我叩問,你還是原來那個織金嗎?

小城有的沒變,有的在變。

曲曲彎彎爬到魚山頂峰黑神廟前,清代名家嚴寅亮所書“惠此南國”正殿門匾已飽經風霜,字跡卻仍顯清晰,這里給人的感覺就是“幽深”和“幽靜”。保安寺溶洞形成的殿堂里香火依然,慈云洞、觀音閣、地母廟依山而上,掛在崖壁彎彎繞繞的石梯像珠鏈、更像古藤。回首一望,你才發現洞口“云洞天開”匾額道理有多么幽深。只有到織金,你才看得到這些深深打著大山印跡的風景。

織金小吃味道也還是那么正宗。烤臭豆腐、冷水湯元、特色蕎粉、糯米團子,帶著鄉土氣,讓人饞得緊。幾十年前到織金,夜里上街找小吃,七彎八繞,好不容易才在一盞忽明忽滅自制小油燈下,找到一個烤豆腐攤。如今,織金城有了小吃一條街,足以讓你品嘗得盡興。

與古舊的建筑相對應,由民營企業家承建,規模龐大的“平遠古鎮”,可以說是新景觀,也是這次全省旅游大會的觀摩部分。新景觀里新舊交織、新里有舊、舊中顯新。單看項目名字:寶楨故里山莊、丁公祠、市井織金、三潭滾月、山里人家,一聽,就是織金特色,有歷史的影子,也洋益著現代氣息。這樣的風景,帶著濃濃的織金味,只能在織金這片土地上“絕無僅有”!

在“平遠古鎮”里,一片芳草地上,立著對古今織金有建樹、有貢獻的人物雕像。其實,歲月推移,除了織金的“地靈”被堅守、被拓展,織金“人杰”的范疇也遠非往昔可比。

全國人大代表蔡群,領頭辦起蔡群蠟染刺繡有限公司。作為織金人,她始終以保持織金傳統產品的惟一性為已任,產品被專家稱為“世界上最精致的蠟染”,公司成為脫貧攻堅和文旅融合的排頭兵。周其模、張艷夫婦創辦貴州慷驊農資實業集團,目的就是從織金實際出發,采用農業產業化發展模式帶動農民增收致富,運用互聯網大數據技術推動“黔貨出山”。他們算得上織金這片熱土上當今的“人杰”,他們創業路上打著鮮明的織金印痕。

考察期間,我與貴州社科院歷史研究所原所長熊宗仁先生交流甚多。參觀建設中的平遠古鎮時,他突然發問:“你看那青山下,龐大的仿古建筑遮住了什么?”不待我答,他已自說自話:“遮住了大山的精魂!”

我與他所見略同。這“同”里,透著對織金小城之魂的珍愛,對小城個性的尊重。當然也有希望,希望小城在創新的過程中,在文旅游融合的路上,不蹈千人一面、千景一觀的覆轍,永遠向人展示真正味道的織金。

織金的同志其實與我們思路相通。與專家座談,縣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縣文聯王桂武主席答問。“怎樣讓源于織金的宮保雞名歸于實?”“沒必要去做這種事情。四川、山東的宮保雞盡可以讓它們香味四溢,織金的宮保雞永遠是織金的宮保雞,永遠保持貴州味!”

這是一種共同的心聲,說的是小城的個性,說的是小城之魂。說出了織金人的胸懷,更說出了織金人的自信!(作者:徐微微)

喜歡
甘肃十一选五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