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金隨想

《織金隨想》

“織金歸來不看洞”。大概是沖著這句話到過一次織金。記得那次除了游織金洞(當時還叫打雞洞),還到織金縣城轉了轉。游洞玩山,對于我這個生長于“山國”的人來說,家常便飯,并非稀罕事,山山洞洞,大同小異。織金縣城,與我所在的縣城并無兩樣。因此,織金并沒有給我留有什么印象。

山不轉水轉,二十年后的今天,我受邀參與了多彩貴州集團公司組織的赴織金采風觀摩,算是故地重游吧。

金秋的早晨,艷陽高照,清風徐徐,汽車在高速公路上奔馳,青翠欲滴的大山小山、金燦耀眼的田間地頭、整治一新的農舍村莊……在車窗兩邊閃現,目不暇接。此時心底涌起的是一個字,“爽”!從省府大院出發,這樣跑了一個多小時,我們一行十余人的采風觀摩團即到織金縣官寨鄉大寨村小妥倮苗寨。這要是在明代的話,我們是從宋氏土司的水東地區跑到安氏水西的地界了。

小妥倮苗寨是我們要參觀的第一站,主要看一看這里苗族的蠟染刺繡。下車進寨看到的,儼然是一家公司了,名曰:蔡群苗族蠟染刺繡有限公司。展廳的布置也氣派。接待我們的正是公司“老總”蔡群,一位中年的苗族婦女,沒有著她本民族的服裝,說話有條不紊的,看得出是見過世面的人。

展出的與我看到過的其他苗族蠟染刺繡展示的產品差不多,基本是成品,衣裙、頭帕、圍腰、飄帶、圍巾、手帕、荷包、手提包、手機套、桌圍等。不同的是,蠟染布畫在這里是其主打展品,展廳里有專供畫蠟畫的工作間,一苗族婦女正在那畫室里描畫。這是被有關專家稱為“世界上最細致的蠟染”,展廳的一面墻上掛滿了從縣級至國家級的苗族蠟染刺繡的獎狀獎牌就是證明。蠟畫的主要內容,大多以自然界的各種物象為主,最為突出的是“龍頭魚”和“蝴蝶”圖畫,構圖精細、紋路清晰。
似曾相識,這些圖案在其他支系的苗族蠟染刺繡中也常見。這恰巧證明了無論哪支哪系,苗族都是同宗同源的。如蝴蝶的圖案講述的都是同一個蝴蝶媽媽的故事,即人類生命起源的故事。可以說,蝴蝶就是苗族同胞的圖騰崇拜。苗族蠟染刺繡圖案不僅僅是對實體實物的臨摹與再現,更是穿越時空超出三維世界的,是對生命起源,人與萬事萬物之間的一種智慧,是“無字天書”,是“穿在身上的歷史”。

蠟染刺繡的圖案,應該每一件都是有故事和人文歷史的,能在展品之側來一點敘述多好呢,而整個展廳不著一字,唯有每件展品的標價,這未免太商業化了。所展出的無論是蠟染或者是刺繡,都是藝術作品,具有藝術的感染力,向人們展示出勤勞善良的苗族婦女豐富的想象力和無限的創造力,可圈可點,可敬可佩!

在寬厰的展廳里逐一規規矩矩地觀看每一件展出的蠟染刺繡品,總覺得缺少了什么?沒有感受到苗家那種特有的氣質和氛圍。

走出展廳,我們得往下一站趕。看著站在展廳大門口揮手相送的“蔡總”,一種莫名的擔憂涌上心頭,苗家的那些“寶貝”,會不會變色變味?

離開小妥倮苗寨,大約半小時的車程,我們到了離織金縣城不遠的三甲鄉(現在應該叫三甲街道辦事處),參觀這里的保安寺。遠遠地即看見清山翠綠中的飛檐翹角,停車走近,卻不知從何處進寺?四周都被零亂的民房堵著,好在有當地干部的帶路。入寺即見一塊“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石碑,這是與貴陽甲繡樓、文昌閣、陽明祠、開陽馬頭寨等,同屬二00六年國務院公布的全國第六批重點文保單位。好一座保安寺,不大,卻完整地體現了鬼斧神工之奇和巧奪天工之妙。外觀是一獨立石峰,走近卻是兩層崖洞,整座寺廟倚崖傍洞而建,由觀音閣、地母廟和禪房等幾組玲瓏小巧的小品構成。木結構、穿斗式、重檐懸山頂,如此精妙地與山峰、洞崖、古樹融為一體,嘆為觀止!難怪中國文物研究所的高級工程師杜仙洲說:“不知道保安寺是哪 位師傅設計的,他是無名的建筑大師,我要是見到他,要向他三鞠躬”。

為地母建專祠供奉,目前也屬罕見。地母即傳說中的主管大地的女神,亦稱后土娘娘,所謂的“皇天后土”,是民間最古老的神祇之一。但由于人們信仰的佛界、道界、冥界以及民間俗神等各界的佛、菩薩、神靈仙家太多,地母幾乎被人們遺忘了。這里確實有歷史的、政治的、信仰的,種種因素,地母被遺忘,情有可愿。而早已成為“國保單位”的保安寺,我們所見到的管理人員卻說不清,道不明。問之,無言以對,一臉茫然,那就大大的不應該了!

保安寺旁,還有一座始建于雍正元年(1725年)的南北跨向的石拱橋。陪同的人說,沒有什么看法,遠遠地指了指,連橋都沒走近,就往前走了。到不遠處的魚山去了。
在這魚山,居然看見了黑神廟!這又是織金讓我驚奇的一處。

貴州一省祭祀黑神始于元代,是從思南開始的。最初名為“南霽云祠”,祭祠的是南霽云。南霽云為唐代頓丘(今河南清豐縣)人,唐代“安史之亂”中,奉命守睢陽(今河南丘縣南)城,城中糧盡,突圍,向同僚賀蘭進明求授,賀蘭進明不但不救,反而扣留南霽云。南霽云抽刀斷指而反。后城陷被俘,不屈而死。據《思南府志》載,南霽云之子南承嗣,在貴州做官有政績,時人要為他立生祠,南承嗣不同意,命祀其父。于是祭祀南霽云在貴州傳開了。明景泰二年(1451年),貴州按察使王憲奏請朝廷,為南霽云謚號(死后追贈的封號)“忠烈”,這以后改“南霽云祠”改名為“忠烈宮”或“忠烈祠”。又因為南霽云臉色黑亮,不但英勇忠烈,還經常“顯靈”保佑老百姓,祭祀他,能消災避難,逢兇化吉,所以老百姓親切地稱他為“黑神”。

清嘉慶年間,李宗昉《黔記》一書中,有一上聯,征集下聯。其上聯曰:“省曰黔省,江曰烏江,神曰黑神,緣何地近南天卻占了北方正色?”按照陰陽五行之說,黑色代表北方,省名江名神祇名應該在北方才對,為何都在西南的貴州?李宗昉說:“無能對之者”。其實,能不能對下聯,無關緊要,這里倒是提出了三個關乎貴州歷史問題:即貴州為什么簡稱“黔”?細細一想,大概是因為貴州境內的世居民族,如苗族、布依族、仡佬族等都喜用青布做衣服和頭帕,“黔”,黑也,青也。“烏江”,自然也是因為江水烏黑,清澈透亮,是美稱。清人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中說烏江,“其水淵澄澈可鑒,毛發”。可見古代烏江兩岸森林叢集,植被特別優良。貴州祭祀“黑神”,那是因為他最懂老百姓,“黔人既感公生前奇節,又感公沒后威靈 ”。不管哪朝哪代,老百姓不正是需要南霽云這樣的“忠烈”之士嗎?難怪黑神廟在貴州“幾乎無處無之”。

而歷史的風風雨雨,已將全省各地的黑神廟蕩滌殆盡,余剩者,有其名無其實,如貴陽的息烽縣,有集市地名“黑神廟”,貴陽市內的兩座黑神廟僅存一座,而這一座又于清光緒三十年(1904年)改為“民主小學堂”(達德學堂初名),以后又成了著名革命家王若飛讀書、教書七年的地方。如今成了“達德學校舊址”。今天在織金縣城邊上看到了名副其實的黑神廟,不禁令人感慨萬端。

織金黑神廟始建于明末,就在這魚山上,縣城的東邊,有形似木魚的孤山一座,故稱魚山,木魚之山。小山上,除了有黑神廟之外,還建有碧琉精舍、藏書樓、濟賑亭等。半山有一涼亭叫“且住亭”,此亭名有趣。人生即如匆匆過客,能住且住,何必太匆忙!

黑神廟是魚山上的主體建筑,而令人遺憾的是,同前述的地母廟一樣,有廟宇而無神像、無牌位、更無香火。多神信仰是國人的傳統習性。古人把崇拜的各種對象都納入神祇,形成一個龐大的體系,借以滿足社會各方面的需要,使之在艱難的環境中延續下去。這種現象在貴州尤為突出,特別是在明代以后,不但功遭、城隍、大地(地母)納入了神祇,而且把與人們實際利害相關的信仰都網羅起來了,成為了多災多難的“黔人”精神慰籍,也是政治上的實用主義的體現。屬于民間文化、傳統文化范疇。有廟造像立神位又何防?如此半遮半掩,反倒將人們弄糊涂了。

好在黑神廟的正殿門額上,有一巨匾,“惠此南國”一看便知,意在頌揚黑神給黔人帶來的精神“糧食”。你道那題匾者何許人?嚴寅亮是也!這位十四歲即書“竹筠松茂”四個楷書大字即轟動當時書壇的嚴寅亮,堪稱貴州人的驕傲。嚴寅亮貴州思南府印江縣城南陽坡人,清咸豐四年(1854年)出生,那年正巧是甲寅年,故名“寅亮”,字碧岑,自號陽坡山民、陽坡居士。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中舉,次年進京,考中清廷宗室官學教習,兼國子監南學齋長。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北京頤和園竣工,因慶親王五十壽辰時,曾看見過嚴寅亮書寫的十六字對聯,很欣賞嚴寅亮的書法,于是慶親王命嚴寅亮寫“頤和園”三字,呈送慈禧太后,太后十分滿意,并命題寫園內殿、堂、樓閣的匾額十八方,楹聯二十三幅。太后大悅,賜玉章一枚,曰:“宸賞”。并賜黃金,嚴寅亮不受。如今北京頤和園的正門門額“頤和園”三個楷書大字,以及園內的三十余幅匾額、楹聯仍然熠熠生輝,供人們觀賞。
我曾多次觀賞過北京“頤和園”三個大字,與今天看到的“惠此南國”,同屬館閣體,剛柔兼備,雍容大氣,體勢軒昂,瀟灑自如。嚴寅亮在貴州各地留下的墨寶不少,而能保存至今的卻不多,織金黑神廟的這方“惠此南國”匾額,彌足珍貴!

黑神廟所在的魚山正是織金老城與新城的交匯點。游完魚山,即可逛新城。新城名曰:平遠古鎮。平遠是織金縣的古稱,新建的平遠古鎮,一色的仿古建筑,幾乎全都是亭臺樓角似的。雖尚未完工,但那氣勢之宏偉華麗,是我首次所見,可謂大手筆。而近在咫尺的魚山黑神廟,這國保級的文物保護單位,反倒顯得破敗萎縮。

建新的仿古的建筑,無可厚非,但對舊的真的文物古跡如保保護與利用,也得認真研究,否則會上對不起祖宗,下對不起后人的!從前面看的三甲保安寺和魚山黑神廟,都存在一些的令人擔憂的地方,特別是安全隱患之類的問題。據介紹織金縣城一帶,“全國文物保護單位”就有二十五處(點)之多,文物大縣啊!喜新厭舊,喜假厭真,甚至毀真建假等現象,該不會在這里出現吧。也許我是杞人憂天吧。還是進老城看看吧。

走過一段狹窄擁擠的街道,就到一條修整很亮麗的步行街,要看的不是仿古建筑,而是真的古建筑,即織金財神廟,始建于清初。
未及走近,遠遠地就看見了飛檐翹角,浮現在縣城鬧市的上空,很是別致。近觀,是以彝族圖騰崇拜的虎頭為設計理念進行設計的。整棟建筑榫卯結構,紅墻黑柱,上覆青瓦,形如黑虎一只,威嚴偉岸。正面看是三層,側面看是四層,“不三不四”,錯落有致。椐介紹,故宮博物院的老專家單士元實地考察后說:“織金財神廟,是特殊建筑,在國內還沒有見過,只有日本的天壽閣與此類似”。此言不虛。

這財神廟里是有財神塑像的,即大殿內,神龕上,威風凜凜的那位。他是武財神趙公明(也稱趙公元帥)的形象。你看他,頭戴金冠,手執鐵鞭,面黑色而多須,騎黑虎。傳說他手下還有四位正神,分別具有“招寶”、“納珍”、“招財”、“利市”的功能。民間信仰中,除了這位武財神趙公明外,還有文財神比干。如今民間在住宅供奉關羽為財神的不少,龍其是經商者。其實,關公是一位全能的神明,財神只不過是其功能之一。傳統的民間信仰中,能為武財神趙公明設專祠供奉,在國內亦不多見。
是我的孤陋寡聞,印象中,在貴州縣級以上的城市中,橋最多是黔南的都勻,沒想到織金縣城竟有這么多的橋。據介紹,織金縣城內還有好幾座石拱橋都是國保級文物。就在一石橋旁,我們走進了西鳳書院。

現在的西鳳書院應該是丁寶楨的展覽館。圖片和文字也豐富翔實,可惜實物少了些。丁寶楨卒于清光緒十二年(1886年),距今也不過一百二十三年,何以實物如此之少?
其實,今天一踏進織金縣,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丁寶楨。這位從織金縣牛場鎮走出的丁寶楨,與曾國藩、李鴻章、張之洞、沈葆禎一起成了晚清中興六大名臣。清咸豐三年(1853年),三十四歲的丁寶楨中進士,歷任岳州、長河知府,后升山東巡撫,四川總督。為政二十二余年,功勛昭著,名垂青史,令人敬佩。

其實,我更想念是丁寶禎創制的那道名菜—“宮保雞”。都說“君子遠庖廚”,而丁寶楨同北宋大文豪蘇東坡一樣,不但不遠庖廚,反倒樂于廚事,創制菜品,成了地道的美食家。丁寶禎創制的宮保雞,一吃就是一百五十余年,至今人們對“宮保雞”仍趨之若鶩,吃得津津有味。甚至中國的八大菜系中的魯菜和川菜都將“宮保雞丁”作為代表菜、招牌菜。坊間還留傳著,美國前總統克林頓首次訪華之后,記者采訪時問他,對中國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克林頓回答說:“宮保雞丁”。

然而,遺憾的是,這次我們從進入織金到離開織金,兩天的采風觀摩,卻未能吃到宮保雞。其實,在貴州各地的大小灑樓餐館,宮保雞是一道再普通不過的菜了,哪里吃不到宮保雞呢?其實不然,在北京全聚德吃烤鴨和在貴陽的餐館飯店吃烤鴨,完全是兩回事。

說了半天,我想表達的意思是,獨特的菜品小吃,應該成為那一地一城的金質招牌。“不到長城非好漢,不吃烤鴨真遺憾”,這是北京城的名片。從宮保雞到宮保雞丁,原產地就是貴州織金,為何不打造成織金自家的名片呢?

宮保雞沒有吃著,織金的小吃卻吃著了。蕎涼粉、糯米團子、烤臭豆腐、蕎面湯園、等等。感覺很好,有地域特色。小吃呈大藝,讓你一吃就能記住它。特別是那道“蕎涼粉”,高海拔地區所產的蕎麥制粉,純粹的保健食品。味道獨特鮮美,尤其是那碗蘸料,以松花蛋和豆腐乳為主調味,蘸粉入口,唇齒留香,食而難忘。

民以食為天,從宮保雞到各種小吃,得天獨厚。這是織金所特有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與發展亦是必須的。

“人無我有,人有我特”,這雖是句老話,但適合作為一地一域的發展指南,特別是在這全域旅游業即將興起的時候,無論是歷史文化遺產或是非物質文化遺產,全力打造自已獨有的品牌尤為重要。

來亦匆匆,去亦匆匆,兩天跑馬觀花似的采風觀摩,織金留給我的印象卻是難忘的。

作者:聶舒元

喜歡 1
甘肃十一选五选号技巧